首页 花香满园 下章
第五一六章 柳河村之乱(一)
 好不容易,赵颖颖的情绪稳定了下来,平静的离去,杨雪缓缓的下楼,开车离开。

 他不知道,在紫云轩的三楼,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,隔着一层玻璃,望着赵颖颖与杨雪离去。

 砰!拳头狠狠的砸在玻璃上,碎玻璃四散纷飞,鲜血,顺着拳头,缓缓的了下来,那人似无所觉,拳头紧紧的握着,颤抖着。

 望着奥迪背影的眼神,是无尽的仇恨。

 杨雪车开得飞快,心也如这飞速的车轮,不停的转动着。

 劝走了赵颖颖,杨雪却有些隐隐的担心,当年,杨雪劝丁香离开李耀宗,与今的情形截然不同,当年丁香有他,而他背后是付国平与黑道背景的薛明风,李耀宗那时又处于副市长与市长的替,李耀宗为人谨慎,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冒政治风险,而现在的陈庭光身处副省级久,无论身份地位,还是谋略与能量,都远非李耀宗可比,如果赵颖颖与陈庭光翻脸,那么,陈庭光会怎么样?

 拂袖而去?还是绝不放过?

 如果是前者,一切刃可解,如果是后者…

 杨雪不敢想下去。

 身居官场越久,杨雪越能感觉到,权力的无穷作用,作为一省之副书记,陈庭光的能量绝非常人所能想像,如果陈庭光要认真的对付一个人,那么这个人的下场多半只有两个字:完了。

 但是事已至此,多想无益。

 杨雪给赵颖颖打了个电话,要赵颖颖无论遇到什么事,都可以随时联系他,放下电话,杨雪在心里叹息,他所能做的,也只有这些,剩下就只能看赵颖颖的了,希望陈庭光对赵颖颖,并没有到那种疯狂的地步,两人平静的分手,是最理想的选择。

 所以,回到谢家的杨雪,时刻留意着自己的手机,看的次数多了,谢梦华也发现了“你在等谁的电话?”

 “没有,看时间而已!习惯了!”

 “工作狂!”谢梦华也不在意,小杨怡太过闹人,她得空就想休息一下,也无暇多想。

 时间,一天一天平静的过去,赵颖颖没有任何的消息,而没有消息,也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 然而,到了十月七早上,杨雪还未起,手机便急促的响了,是新区办公室打来的。

 杨雪连忙接过,电话是新区办公室副主任李小军打来的“杨区长,出事了!”

 李小军极为慌乱,杨雪沉声道:“慌什么,慢慢的说!”

 或许是杨雪的冷静,感染了李小军,李小军接着说道:“事情具体细节我不太清楚,只知道昨晚上开元区的柳河村被一群个黑社会分子袭击了,死了一个,伤了二十二个!今天,那些人将死人抬到了开元区政府门口!”

 什么?杨雪倒了一口气,让他吃惊的,不是死伤的人数,而是这件事透着蹊跷,从李小军的口中说出这件事,那多半意味着,这件事与新区的拆迁有关。果然,接下来李小军告诉杨雪,昨天下午,柳河村刚和区政府闹了矛盾,晚上便出了这事,黑社会分子袭击村庄事件,开元区政府不了干系。

 “立刻通知李应选,撤回所有干部,暂停拆迁工作。”杨雪冷静的宣布着命令“另外,通知班子成员十点在新区开会,我马上赶到!”

 末了,杨雪还没忘一句:“通知赵林平书记了吗?”

 “没有!”李小军老老实实的回答,在他眼中,杨雪才新区政府的一把手。

 “糊涂,这么大的事,赵书记怎么能不知情?立刻通知,另外,通知李应选到新区来见我!”

 谢梦华自身后搂住了杨雪,杨雪的通话,她虽然没有听清楚,但是,毫无疑问,新区出事了,她轻轻的问道: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

 “没事!”杨雪拍拍谢梦华赤的雪臂“你睡吧,我去新区一趟!”

 “好吧!”谢梦华没有再问,安静的躺下,任杨雪温柔的为她掖好被角,并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。

 即使再大的事,杨雪依然镇静若定,并且,不乏浪漫,这样的男人,是如此的让人心安,如此的让人心醉。

 幸福,在谢梦华心中淌。

 出了省委大院的门,杨雪的车速蓦地提了起来,一路风驰电掣,平素近一个半小时的路,杨雪只用了一个小时,到了新区,李应选已经在办公室前等候,耷拉着头,一副无打采的模样。

 杨雪没有理睬李应选的问候,不管出于什么原因,出这样的事情,这个脸色,他是要给李应选的,到了房间,杨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李应选则坐在矮几前的沙发上,拿出烟,但是点了几下,都没有点着。

 杨雪将一个打火机扔到李应选面前,等李应选点上了一口,杨雪方才问道:“说吧,怎么回事!”

 李应选又狠狠的了口烟,苦笑道:“杨区长,这件事责任在我,你处理我吧!”

 “处理你?”杨雪的声音陡的大了起来“我是要处理你,你先把事情经过说清楚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“是这样的,昨天入户做工作的时候,有家男主人在房顶晒粮食,包村干部就吼了两嗓子,结果,那男主人就下来了,不料下楼梯的时候,楼梯忽然塌了,结果那男主人就被拍在了下面!”

 李应选说到这里,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,接着又说道:“那家人就疯了似的在村里大喊,说那个男人是被干部推下楼的,结果柳河村村民蜂拥而上,将到村做拆迁工作的十几名干部都暴打了一顿,干部中有个人叫陈旭东,他的兄弟与黑社会有联系,见哥哥被打,就带了一帮人晚上到柳河村闹事,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!杨区长,不是我护短,这件事干部是有责任,但责任不大,如果不是那楼梯质量差,如果不是他们诬陷包村干部,或者包村干部不挨打,哪会有这些事?”

 “陈旭东的兄弟控制了吗?”杨雪沉默片刻,向李应选问道,如果情况如李应选所说,这件事确实无法将责任归咎到包村干部身上,但是,事情既然出了,总归要有人负责,特别是那群黑社会分子,不管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伤人致死,都需要他们付法律责任。

 “没有,跑了!”李应选有些懊恼,当在区政府看到死人的时候,他脑子都是责任,倒忘了该做些什么。

 “情况我知道了,你现在回开元区,可以先和村民代表接触一下,看看他们有什么条件,事情有任何进展,及时与我联系,我开完班子会,就会去你那儿!”

 杨雪说完,看李应选面迟疑之,顿时哼了一声“怎么了?觉的我没有给你处分,不过瘾?”

 “不是,不是这个意思!”李应选急忙解释“杨区长,你不知道,柳河村的民风相当彪悍,这个时候和他们接触,恐怕于事无补!”

 “有补没补,工作总要做的!”杨雪沉声说了一句“应选,这件事上你也有责任,包村干部吼了两嗓子,他们为什么要吼两嗓子?咱们早就三令五申,干部是服务于民,你落实区里的政策没有?做为领导,我们必须要注意到管理的细节!”

 看李应选哑口无言,杨雪站起身“不说了,你自己好好想想,你可以直接接触,也可以通过其他的途径与受害者家属接触,总之,要积极的进行工作,不要总想着躲避,你躲的了吗?”

 正在这时,杨兰走了进来“杨区长,班子成员都到齐了,该去开会了!”

 杨雪点点头,再次与李应选握手,然后向会议室走去。
上章 花香满园 下章